友情鏈接:

湖南省衡陽市蒸湘區衡祁路74號
Copyright © 1998-2021 衡陽IWC万国電力設備有限公司
網站建設:

新聞動態

NEWS INFORMATION

抽幹6000畝濕地建光伏,這還是“綠色經濟”嗎?


        遼寧省康平縣三台子水庫是省一級重要濕地,然而,三台子水庫附近的居民向中國之聲反映,自2016年開始,29000多畝的三台子水庫有6000多畝被排幹,建起了大量光伏發電項目。由於該項目未批先建,康平縣先後組織了4次專家評議,前3次都沒有通過評議,在光伏項目建成之後,第四次專家評議才通過環評拿到手續。
 


 

  濕地被譽為“地球之腎”,不僅能涵養水源,調節氣候,還庇護了種類豐富的野生動植物,堪稱生物多樣性的“諾亞方舟”。在中國,由於濕地的長期退化,濕地的價值就更顯珍貴,可從報道看,康平6000多畝(相當於兩個昆明湖的麵積)的濕地,說沒就沒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大片的黃土和大片光伏麵板,曾經的生機盎然變為了一片死寂。

  令人不解的是,毀掉這片濕地的,居然是光伏,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綠色能源。光伏電站作為綠色經濟,在許多地方都炙手可熱,想必康平縣當年招商引資引進光伏電站,也是打著“綠色經濟”之名。但是,康平縣的光伏電站卻一點不綠色,它雖然沒有汙染物排放,沒給環境汙染帶來“增量”,但它卻給生態環境造成“減量”。

  可當地官方似乎並不這麽想,他們抽幹濕地建光伏有著冠冕堂皇的理由。康平縣水利局某副局長稱,水庫放水是因為水庫本身有危險。2012年由於水庫旁有一個礦場,長期采礦導致地基下沉破壞了大壩,三台子水庫成為了“病險水庫”,為了保證水庫安全,他們才放掉了水。

  這個說法看似有理,卻漏洞百出。即便水庫大壩被礦場破壞,不能蓄水,那就打開閘門,保持空庫運行就行了。把水全部抽幹淨建光伏電站,真的合適嗎?退一萬步說,即便這片濕地生態價值降低,可以考慮建光伏電站,那起碼也要經過專業論證,履行環評程序才可以。當地水利局卻未批先建,還把法律和程序放在眼裏嗎?

  事實上,到底是因為濕地失去生態功能才建光伏,還是為建光伏人為破壞濕地——這不能聽信一麵之詞。當地水利局說,三台子水庫2012年就成病險水庫,但當地村民卻告訴媒體,三台子水庫2017年才開始放的水。若村民所言屬實,這個病險水庫到底病沒病,病情有多重,恐怕是個大大的問號。

  倘若三台子水庫2012年就成病險水庫,為何2014年該水庫又被定為省一級重要濕地?這同樣是矛盾的。而專家評審連續3次未通過,也從側麵印證,“濕地失去生態功能”或有誇大其詞之嫌。

  水庫變光伏電站,當地水利局還變成破壞水利的先鋒,實在是個黑色幽默。背棄職責的不僅是當地水利局,要對濕地進行開發,光水利局說了不算,還得先經過林業局,而康平縣林業局對於光伏電站未批先建、越過生態紅線也清楚得很,但卻采取默許縱容的態度;而當地縣政府為了光伏電站的上馬也煞費苦心,光專家評審組織了4次……這些都耐人尋味。

  抽幹濕地建光伏,不能不了了之。為了光伏項目,生態紅線說挪就挪,濕地之水說抽就抽,其合理性顯然值得拷問。無論如何,那種用政府補貼為變色的綠色能源“輸血”,成為生態破壞的幫凶的現象需要被警惕。